“简直就是寄生虫“!澳洲外卖平台生意蒸蒸日上,骑手时薪确不过10澳元,凭什么?

前段时间,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在中国火得一塌糊涂。无论是新闻媒体,还是社媒平台,真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文章大体讲的是,在外卖平台与系统的算法驱动下,外卖骑手成了高危职业,与死神赛跑。

有人讲的更是直白,称各大外卖平台是“往消费者手中递刀”。

同样,钟情于叫外卖的不只是中国用户。在澳大利亚,外卖平台公司生意也是蒸蒸日上,凭借一己之力,硬是拉下来不断上升的失业率。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丢了饭碗,骑手——这一原本并不打眼的岗位却成为疫情阴霾下的“香饽饽”。

僧多肉少的时代,澳大利亚外卖小哥的时薪被爆低至10澳元。

一名骑手无奈地说道:“你嫌薪水低不愿意干,但市场上总有人愿意干。”

1

骑手时薪不过十

对于外卖平台公司而言,生意可能蒸蒸日上。但是,对于骑手而言,可能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一项针对零工经济从业人士的调研显示,扣除各项成本后,外卖骑手每小时仅赚10澳元。

这还不是全部。运输工人工会(TWU)表示,有进一步的证据表明,疫情成为了零工经济工人遭遇剥削的催化剂。

TWU秘书长迈克(Michael Kaine)毫不客气地说道:“Uber和Deliveroo等外卖平台公司一直在大幅削减骑手薪水。这些公司就是乘人之危,疫情成为了他们乘火打劫的工具。”

事实上,90%的骑手表示,现在的薪水甚至比疫情之前还要低。尽管外卖订单多了,但是从事这份职业的人手也多了。

他们直言:“反正你不干,总会有人愿意干。”

随着薪资水平的下降,有70%的受访者表示,搞不好的话连自己都养不活,更别提养家了。

补脑一下,一副颇具讽刺意味的图片出现了。一方面,白领居家办公,忙的没时间做饭。另一方面,骑手们在疫情中奔波,也难以养家糊口。

拿数据说话,这并不是一份多么美好的职业。

数据显示,1/3的骑手表示在送餐途中受过伤。超过半数骑手表示,根本没有足够的手套、口罩或消毒剂。

迈克说:“在承担受伤风险的同时,他们还要因为感染新冠疫情担惊受怕,可以说这个群体属于被遗忘的人群,缺乏足够的保护或支持。”。

“作为一个文明发达国家,同时也作为一个比较富裕的国家,这种情况无异于啪啪打脸。”

2

平台怎么说?

对于这样的指控,外卖平台公司也觉得冤枉,并表示自己一直非常重视保护员工利益。

同时,对于目前的业务模式和薪酬给付方式,平台公司的立场也很坚决,表示“没有什么可改的”。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优步(Uber Eats)发言人说道:“在2020年3月6日,优步在网约车和送餐平台公司率先采取行动,制定了相关的财务援助方案,以帮助需要自我隔离的合作伙伴(即骑手和司机)”。

优步表示已“在新州和维州直接发放了成千上万的消毒和卫生防护用品、160万个一次性口罩,并自2018年以来已为司机购买了工伤意外保险。”

不过,对于员工薪资这回事,优步拒绝了置评请求。相比之下,竞争对手Deliveroo表示正在限制平台新注册的骑手人数。

该公司发言人说道:“在艰难的一年里,Deliveroo有意识地采取了措施,以保护骑手的收入。尽管每周有数百名希望与Deliveroo合作的人提出了申请。但是,为了保护现有骑手的收入,我们还是限制了新骑手的人数。”

据其透露,在最新的调研活动中,骑手满意度高达80%。

然而,对于平台的这种说法,澳大利亚本土政界人士并不买账。

例如,新州反对党表示将引入一项法案,针对骑手等零工经济从业人员的防护装备设置最低门槛。同样,维州政府正在进行社区意见咨询,旨在对这个行业进行有效监管。

不过,正如市场有一双无形的手。

在疫情和衰退的双重打击下,对于很多人而言,除了打零工可能别无选择。

以持有临时移民签证的工人而言,他们不仅被联邦政府的留职补贴(JobKeeper)排除在外,同时也不符合申请失业补贴(JobSeeker)的资格。

根据联邦财政部的预测,圣诞节前失业率将达到10%,同时,JobKeeper补贴金额将进一步削减。换句话说,即便只是鸡肋,抢着要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换句话说,工资更能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3

点外卖的一代

事实上,喜欢点外卖的不只是中国人,澳大利亚人也是外卖的忠实拥护者,尤其是年轻一代。

Roy Morgan的最新研究显示,早在疫情发生之前18个月内,澳大利亚外卖服务增长翻倍。

谈到叫外卖的话题,超过1/4的千禧一代与Z世代丝毫不演示自己对这种服务的钟爱。

根据Roy Morgan的研究,截至今年2月,澳大利亚近400万14岁及以上的人使用送餐服务,而2018年年中仅为198万人。

这是在澳大利亚本地最新的可用数据,并不涵盖疫情期间的统计数据。

可以想象,疫情期间,澳大利亚人点外卖有多疯狂,平台公司增长就有多快。

这一增长主要是由年轻澳大利亚人驱动。超过1/4的千禧一代和Z世代表示他们使用送餐服务。相比之下,婴儿潮一代只有6.3%。

Uber Eats仍然是澳洲的外卖配送之王,11.5%的受访者曾表示使用过Uber Eats的服务。

Roy Morgan首席执行官米歇尔·莱文(Michele Levine)表示,澳洲外卖配送行业的快速增长并不意外。

她说:“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一直在密切关注应用程序的使用量。自Uber Eats 和Deliveroo于2015年中旬推出以来,外卖应用程序的快速普及,这一点并不意外。””

“ 2019年中期,Uber取代出租车成为首选出行服务供应商。现在,只有1/5的澳大利亚人使用送餐服务,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在千禧一代(使用率29.7%)和Z世代(28.7%)等年轻一代中,市场渗透率接近1/3。”

毫无疑问,疫情成为了外送服务的催化剂,居家办公成为标配的同时,外卖等零工经济的增长可谓是顺势而为。

4

失业率下降之谜

虽然疫情导致不少人丢了饭碗,靠政府救济生活。但是,有一种类型的工作却因此受益。

根据最新的官方数据,今年8月份,失业率意外下降至6.8%,当月新增就业岗位数量11.1万个。

德意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菲尔·奥多纳霍(Phil O’Donaghoe)表示,对于这个“意外”,最有可能的解释是“非雇员”人数激增。

他说:“所谓的非雇员是哪些人呢?我们的研究发现,零工经济是推动失业率意外下降的主要驱动因素。”

零工经济的平台表示,自7月底以来,它们已经出现了大幅反弹。

例如,网约车平台优步和滴滴均表示,除维州以外,其他地区均已大体回升至疫情之前的水平,使用平台出行的人数持续增长。

外卖平台Deliveroo也表示骑手和订单都在增加。

求职网站Indeed亚太地区经济学家Callam Pickering证实,的确有迹象表明,个体户业务重启,同时很多人开始从事自由职业。

他说:“在过去的两个或三个月中,约有90%的新工作是兼职,其中许多人都投身于零工经济或临时岗位。”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市场经济。

* 声明: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