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平台的抽成有多高?

外卖平台的高抽成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网络上经常有小餐饮店老板发帖,抱怨做外卖根本赚不到多少钱。前阵子微博曾经有个热转的截图,显示顾客实际支付40.8元,而商家到手的只有25.02元,平台提成15.78元,抽成比例是38.7%。

顾客支付的40.8元里,有34.5元是食物和包装费用,另外还有6.3元的配送费(不知道这6.3元是不是全部给外卖小哥)。姑且把这6.3元从我们的计算里刨去,这单外卖的总金额按照34.5元计算,那么商家收到25.02元,平台提成9.48元,提成比例是27.5%。

这么一看好像合理一点了,但其实27.5这个比例还是有点高的。我看到有餐饮行业协会分析,10-15个点是一般餐饮企业可以接受的合理抽佣,超过这个范围商家就很难实现盈利。开餐馆毕竟是薄利行业,卖出去10块钱,要给第三方交2.75元,剩下的还要交房租水电发工资买食材,利润确实所剩无几。

当然,仅仅是这一单外卖的个例没有太大的说服力,不能说明普遍的情况,有些外卖单的抽成可能并没有这么高,当然也可能比这个更高,但具体这个比例是多少,很难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外卖平台通常会设置一套复杂的计算体系,每一单外卖的提成金额受到距离、时间、总价等等因素的影响。即使它们公布了计算公式,也很难让外界对佣金比例有一个清晰的了解。

但是,我看那条微博下的讨论,真是叫苦连天,所谓“天下苦平台久矣”的说法显然不是空穴来风。

其实同样的故事也正在美国发生。

纽约刚刚通过一项法案,规定外卖抽成不能超过15%,美国三大外卖巨头反手就把纽约市告到了法院。现在官司还没有开庭,但更多的美国城市已经在考虑跟进纽约的措施,可以说一场针对外卖平台的战争正在很多城市悄悄地打响。

先简单介绍下美国外卖市场的情况。中国的外卖市场主要是美团和饿了么的黄蓝天下,美国市场的竞争要更加激烈一点,主要有三大巨头——DoorDash,Grubhub,以及Uber旗下的Uber Eats。此外美国还有十多个区域性或者针对细分市场的小平台,像我在纽约时就用过一个以服务中国移民为主的APP,上面大部分是中餐馆,全中文界面,风格和饿了么有点像。

总部在旧金山的DoorDash是后起之秀,成立最晚但是发展特别迅猛,去年底DoorDash在纽交所上市,当天股价暴涨85%,所有人都看好它们长成另一个互联网巨无霸。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是斯坦福大学毕业的三名华人,从左到右分别是香港人Stanley Tang,5岁随父母从南京移民到美国的Tony Xu,和在加州长大的第二代移民Andy Fang。

从全美来看,DoorDash占57%的市场份额,Uber占26%,总部在芝加哥的Grubhub占16%,三大巨头瓜分了99%的市场。纽约的情况则比较特殊,DoorDash 36%,Grubhub 34%,Uber 30%,三家基本打了个平手。

和中国相比,美国的在线外卖市场规模原本不是很大,但是受益于疫情,各家公司的业务在去年都出现了爆发式增长。查了下数据,2020年全美各外卖平台总营收506亿美元,约相当于人民币3260亿元,是前一年的两倍还多,是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外卖市场。

作为参考,同年中国的外卖市场规模是6600亿元。考虑到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但同时美国物价贵很多,一单一个人吃的外卖少则十几美金多则几十美金,综合这些因素,我们可以对美国外卖的渗透率有一个大致的了解——虽然可能不像中国这样街头随处可见外卖小哥,但也算是非常普及了。

美国外卖平台的抽成大致在15%-30%之间。和中国一样,美国各城市的餐饮从业者对平台的高抽成也是怨声载道。

早在2019年,纽约市议会的小商业委员会就注意到了很多餐馆的抱怨,开始着手研究措施,举办了一系列调研和听证会。纽约市议会的网站上有非常详细的文档记录,听证会上每个人说的每句话都能查到。

我看到其中有一份调查,在接受调查的300家餐馆里有90%都表示外卖平台的佣金高得离谱(unreasonable),还有60%表示他们在外卖平台接的订单几乎没有利润勉强保本(barely profitable)。

一位餐馆老板说,自己就是在给这些平台免费打工(working for free);另一位说,感觉自己累死累活却是在给平台赚钱(it seems like we’re making food to make them profitable)。

中英文翻译一下,简直可以说和中国餐饮从业者说的话一模一样。世界是如此相似。

去年的疫情让美国餐饮行业举步维艰,因为不能开放堂食,餐馆只能通过外卖平台接单。于是纽约顺势推出一项临时措施,规定外卖平台收取的抽成比例不能超过订单总金额的15%,其他诸如广告展示、排位之类的费用不得超过订单总额的5%。两项加在一起20%,应该说这已经是一个对平台比较仁慈的数字。

除了纽约,还有旧金山、芝加哥、西雅图等十多个大中城市都做了类似的规定。

今年疫情渐退,餐厅的堂食开始恢复。8月底,纽约市议会通过法案,把之前对外卖平台15%+5%的限制变成了永久规定。在纽约之前,旧金山市议会在6月同样全体通过了类似的法案,直接把平台的抽成比例封死在15%,成为全美第一个对此地方立法的城市。

这下三大外卖巨头就急了,它们怕从此就永远只能收15%的租,更怕其他的城市也会跟进。DoorDash、Grubhub和Uber Eats迅速作出反应,联合起来起诉旧金山和纽约市政府,它们认为这些规定违反了美国宪法,是越权管控。

这两个案子的走向会比较有意思,不知道法院接下来会如何判决。

三家公司起诉时还附带了经济赔偿的诉求,也就是说两地政府如果败诉,恐怕还得支付一笔不菲的赔偿金。反过来如果三家公司败诉,那将是纽约24000家餐馆、旧金山4400家餐馆的福音。

《纽约时报》在2019年时有篇报道的标题比较有意思,“New York vs. Grubhub”。我是看到这篇报道才突然意识到,原来这不只是餐饮从业者以及政府监管部门与外卖APP之间的角力,对纽约人来说这是一场全纽约和外卖巨头之间的争夺。

仔细想想,不难理解这样的视角。我一直讲纽约人的观念里有一样让我很受启发,就是他们特别注重保护那些“小店”——小餐馆,小咖啡馆,小杂货店,小面包房。无论是都市更新、建新高楼,抑或是新的连锁商业开店、新的商业巨头进驻,纽约人一定会评估的就是这些这些建设项目带来的地价上升和商业竞争会不会让周边原来的小店开不下去;如果是,那这个项目就会被否决。

沃尔玛在全美国有5000多家大卖场,唯独纽约是他们几十年来一直无法进入的止步之地。街头那些扎根于社区的小店,才是一个城市最独特最珍贵的组成,至于那些在全世界复制粘贴的连锁商业,多一个少一个也没有什么不同。

外卖平台收高额佣金,受影响最大的一定是那些利润最微薄的中小餐馆。如果佣金不降低,餐馆要想活下去,要么只能涨价,要么只能偷工减料用更便宜质量更差的食材——无论哪种做法,最终还是会让餐馆开不下去,进而破坏改变这个城市原本的商业生态和社区文化。

所以,外卖平台收餐馆多少佣金,并不只是政府监管和餐饮行业的事,其实也影响着普通人。

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个人一直下意识地避免使用这些互联网平台,还有另外一个小小的原因,就是我不是太喜欢我的生活被一个个平台完全接管的那种感觉。

我们常常说互联网是“造神运动”,原来的意思大概是说互联网行业里有很多白手起家成为亿万富豪的创业神话,可是我越来越觉得这个词还有另外一种更加字面意义上的理解——一个个巨大的连接一切的互联网平台,正在成为数字时代的一尊尊真神,它们高居云端,有着无所不能的神力,可以通过算法肆意地影响凡人的生活。这种神力总是让我觉得略为惶恐。

我承认它们确实给生活带来了很多便利,但是在不忙的时候,我总是尽量多走几步路直接去餐馆里吃饭,我买单的钱全部都交给了餐馆,不会被平台抽走20%甚至更多。

我很少用那些生鲜电商平台,尽量每天去线下买菜,一般的日用品也尽量不用电商网站而是直接去超市买。因为我不希望未来线下商业逐渐消失,变成想要买菜买日用品只能通过手机电脑下单的状况。

我们已经把我们的公众讨论完全交给了社交媒体平台,它的好处和坏处现在都已经显露无疑,但我们再也无法挣脱。我实在是不希望未来,我们会把吃饭和其他的事也同样完全交给一个个平台。如果这个趋势不可避免,我希望至少它可以来得稍微晚一点。

参考:
https://mp.weixin.qq.com/s/2lsDhgqTXNWUti5ZHFk-Nw

— 正文完 —

 
– Weida –
但很玄学的是,美团你看它年报利润率并不高。那利润都到哪里去了。一个商家把线下店面成本重复算到线上成本里,这本身就不公平。为什么能接受店面堂食导致的成本占总成本的20以上,却无法接受平台呢。

– 王杨 –
作者还是没我蛋疼。我曾经调研过几家我叫外卖频率比较高的商家:对于一些老字号平台没辙,因为本来也不想做,但他可以在APP上加价,十块钱的变十五这种,然后再搞个什么满减啊优惠什么的让你忽略细节,我最爱的一家米粉堂食11,外卖14,美团的。聪明劲儿都用这儿了。

– 戴云杰 Kros –
但是美团、饿了么、DoorDash,Grubhub,Uber Eats 无一例外都在亏损。如果20%抽佣不能接受的话,那没外卖之前,租金是不是也不能超过营业额一个比例?要知道实体店租金是个固定成本,你卖不卖得掉都要交租,而且占营业额比例远高于20%。别把问题转移了,商家赚不赚钱,看的还是竞争力,提供同质化产品同质化服务,利润总是会被切走的,要么是广告、要么是房租、要么是外卖平台……关键看有没有议价能力。

– Henry –
餐馆最大的支出是租金,所以出去吃饭可以尽量不要去租金贵的地方,不然也是给房地产开发商打工

– Lydia –
给假张汇报一下,美国做得不错的华人外卖平台还有饭团、Chowbus等,但感觉目前饭团有放弃郊区华人的趋势。[捂脸]毕竟,美国校园里的华裔留学生点外卖频率更高、单位面积内订单更密集。美国华人生鲜平台独树一帜的有Weeee, Freshgogo,Weeee无论从界面、产品丰富度、配送频率、价格等方面都做得非常好![强]
– 假装在纽约 (作者) –
只用过hungry panda,原来还有这么多

– 冷小狐 –
几周前用了某中文软件订餐 加小费付了$95左右,商家贴的单显示只收到了$58。那之后就没再用过了。

– 啊陈 –
我家亲戚开牛肉火锅,由于疫情又开始外卖! 土豆炖牛肉和一份米饭,卖38块钱,平台收13,到自己手里是25。 算上人工房租成本,就是在赔钱,

– ༄༊࿆轩ོྂཾ࿆࿐ –
国内的外卖,平台抽成也不低,割了卖家的韭菜,又割了骑手的韭菜,骑手费用出自卖家,大小头都抽。基本上开店的就是给平台打工,骑手就赚辛苦钱

– 白武士 –
咱们这边,跟资本家较真相对比较容易,若想深究下税有多高,就比较难了。

– Li、-
沃尔玛在全美国有5000多家大卖场,唯独纽约是他们几十年来一直无法进入的止步之地。街头那些扎根于社区的小店,才是一个城市最独特最珍贵的组成。 有一天沃尔玛进入纽约了,这话可该怎么圆咧
– 假装在纽约 (作者) –
这几十年沃尔玛一直想进,失败好几次了。

– SOLO –
我支持限制平台抽佣比例, 但是反对让平台跟外卖员形成雇佣关系。 商家、平台、外卖员, 三者甲乙丙联营的商业逻辑还是合理的。。。

– AB –
我真的觉得,我宁愿作为客户,给司机一般的uber费用,从那里到我这里来要多少车费,我可以给多一点钱。本来我外卖就是因为自己不想开车去,所以我给这个开车服务费是ok的,不应该剥削,不应该不透明。然后商家那里,不应该超过百分之10,毕竟平台除了是平台,实业上啥也没做。真的是太夸张了。

– 砂轮儿 –
这篇文章有失公允,没有提到平台对中小餐厅也有帮助作用,也对外卖小哥和用户提供了更好的服务和保障。很大一部分抽成最终是支付了外卖小哥的服务和保险,以及顾客的优惠。类似Amazon,eBay这类的电商的抽成已经差不多10%了,15%的标准其实很低,平台没什么赚到的。

– 马丽仙 –
抽成很高,而且配送费基本上也是商家出,很多人只点免配送费的店家里的餐品,美团的夜间配送有些时候高达10块。卖20块钱的东西,到商家手里入账9.9,别说work for free了,都亏本的。如果平日不充推广,很难有流量。更别说有些客人吹毛求疵了,没装筷子就要退全款,骑手撒一点点汤就投诉。总之,都挺难的。

– Karen༼བཀྲ་ཤིས་མཚོ༽ –
强烈同感!看了纪录片 The Social Dilemma,才意识到人类被算法操纵的真相,我们觉得是在和一个朋友一个亲人互动……
实际上,中间有很多算法在竞争和操控我们的时间和精力,还有我们的观念……
“它们高居云端,有着无所不能的神力,可以通过算法肆意地影响凡人的生活。这种神力总是让我觉得略为惶恐。”
“我们已经把我们的公众讨论完全交给了社交媒体平台,它的好处和坏处现在都已经显露无疑,但我们再也无法挣脱。我实在是不希望未来,我们会把吃饭和其他的事也同样完全交给一个个平台。如果这个趋势不可避免,我希望至少它可以来得稍微晚一点。”

– 我是小卢 –
坦白讲,外卖平台确实不赚钱!这是一个三输的零和游戏,更是一个本来就不应该存在,或者不应该有这么大规模的行业!顺便说一句,我自己就是送外卖的!

– Jwei –
你的做法很对,但大多数人为了方便或便宜,还是会选择平台和外卖,这时候我到真的希望政府管理部门能站出来约束和平衡一下平台的力量。

– 流浪的旺财 –
现在的外卖平台就跟当初的淘宝一样,不断的让新开店的商家赔本赚吆喝。然后不断投入金钱换流量。然后辛辛苦苦白干几个月,运气不好的几个月到半年就破产倒闭。实力雄厚的店家,就类似淘宝的模式了,跟平台狼狈为奸,勾结一起,交了保护费,价高质次。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外面平台一边压榨商家,另一边还拼命压榨外卖员。国外是有人管,国内则是肆无忌惮无恶不作的地步

– 晶 –
Matrix出第四集了,现在看来各种大型平台像不像Matrix里的“系统”?

– 第三世界艺术家祝您腿脚灵便 –
我的发现是 用ubereats点东西 去掉运送费 价格还是会比直接进店店贵一些

– 宝树 –
近做相关的项目才知道,为什么互联网平台凭空抽着佣金,还总是亏损。网络上的获客成本太高了,获得一个新客户平均成本几十块,同时还要维护老客户。如果不网罗新客户,市场会萎缩。所以国内的互联网巨头门都在做生鲜超市,实体的门店能大大降低获客成本。 传统商超在大力进军电商,而互联网企业去开店卖菜,很奇妙

– 雪梁 –
我最近确切知道,有些店的平台费用是额外的,不通过平台要便宜点。这几年喜欢的一家越南米粉店,去年以来一直网上通过Grubhub订,然后自己去取(美国送外卖送费另加,还要给15%小费)。最近老板娘告诉我,自己打电话或者去店里订,可以省几美刀,大概是30%。这样我最近就自己去店里订了。

– 叶挽雨露 –
晚上兼职送外卖,不知道你写的6.3元多少距离,因为我从来不送远距离的,就近距离3到4公里来说,今年我一晚上平均单价4块左右,特别是10点半之前,大多数单价是3.5到4块钱,要靠后半夜多跑点才能提升平均单价到4块,去年冬季单价大概在5块左右,所以导致后来我就懒得跑了,除非给我发活动,完成活动后算上奖励每单有6元以前才跑。后来发现平台对大型活动,就是那种持续几天一共跑多少单,奖励几百块钱的,有控单,你必须前几天就把单数跑完,剩最后一天完成每天签到的5单才行,不然啊,我是平均一个小时6单,有过两次在最后一天,三个小时跑不到10单

– Anson Chan –
其实这算是社会的进步还是退步呢?人的懒惰都被抓得紧紧的,懒得去打饭,懒得去交友,懒得出门……社会的主体还是人,但是现在每个人都感觉得了社交恐惧症一般,其实细想还是喜欢十几二十年前那个时候

– 胡 –
所有的平台最终都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商家依附平台,为平台打工,以后再无小老板

– Lee –
最近广州热的不行,用美团买了三次,确实方便很多,但也会想:哎,商家至少少赚了20%;这么热的天骑手好辛苦。

– hxq3545 –
街头巷尾的小店,才是人间烟火味的体现。如果所谓的科技创新就是变成新时代流量掮客,让普通人生活更加艰难,那我还是希望这种创新少一点…..

– 琳妹妹 –
还有一个方法,商户们大家联合起来从平台上下架,毕竟如果接单不赚钱那就不接吧。平台和商家相互制约,双方达到一个有利可图的抽成比例。

– 黄小黄 –
惭愧,至少已经有两年没去超市没去菜市场,毫无夸张,全是线上电商平台,买任何东西都是打开手机下单,什么都买得到,方便省事省时间,而且很多日用品价格还比超市偏宜,坐标上海。但我不大吃外卖食物,要么自己烧,要么直接去餐馆。

– 熊不理 –
现在还在用外卖的关键是,各种优惠下来竟然比堂食还要便宜很多

– CC –
以前国内外卖平台还限制商家跨平台合作,还挺霸道的。疫情包括现在一直让电商送货,Uber eat偶尔叫,光是菜品单价比堂食贵太多了但是也知道商家没办法。

– Gem –
对于大城市来说 拉长的通勤时间增长了线上的粘度 8点才能到家的工作确实非常久的时间没有去过传统菜场了 明知道被各种算法吃的死死的 也就只能辗转在各个app中 减少一些大数据的“杀熟” 怀念各个有意思的小馆子 小店铺 连锁 大型 让每个城市越来越像 解决了一部分人的需求 却带走了一部分人的回忆 看似无法避免的洪流 却真的不知道又会流到哪里去

– 自净 –
“一个商家把线下店面成本重复算到线上成本里,这本身就不公平。为什么能接受店面堂食导致的成本占总成本的20以上,却无法接受平台呢。”————To weida:苏南某市,已经有了进化版。市区家乐福附近的某人流少的shopping mall,有一层直接改造成了专做外卖的“中央厨房”,没有堂食。附近区域APP下单的时候,看上去是在不同的店家下单,其实都是一个大厨房出来的。骑手也更方便。…只能说…life finds a way.

– 朱若竹 –
平台抽佣的一部分也是要给骑手的。尤其是非高峰。否则一单6.3元无法吸引骑手的。当然,如果高峰,骑手顺路好几单,平台就可以留的多一些。所以简单看一单很难说明问题。类似的,一些店外卖、便利店外卖免配送费,骑手成本只能从抽成中支付。不会真的免配送费。

– 白水 –
那么问题来了,本来就是平台引流的生意,怎么又要嫌弃人家赚的多,譬如有些有口碑的店家根本就不搞外卖平台业务,人家不需要引流。别人给你带来生意,你还嫌弃别人赚的多。作为食客,如果我很想吃一家餐饮,没有外卖。那我选择自己亲自去,或者联系店家打包好,我下跑腿订单去取,

– 文馨置业 –
这个其实很夸张,难怪北京外卖没有实体店,搭一个平台,实体店家平均月租3000到4000。一个外面平台一单都收3块,一个月好生意几千单,比店租都贵

– Nolight –
纽约政府收餐馆那么多税屁事也不干,三大好歹把饭送了。三大做的对

— End —

外卖平台的高抽成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网络上经常有小餐饮店老板发帖,抱怨做外卖根本赚不到多少钱。前阵子微博曾经…

外卖平台的高抽成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网络上经常有小餐饮店老板发帖,抱怨做外卖根本赚不到多少钱。前阵子微博曾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