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程序员悲催的项目开发

Computer programmer sleeping in the office at night

张大胖早上一到公司,CTO 钱总就告诉了他一个重大喜讯:

“张大胖,你准备一下,我们公司拿了一个 XXX 单位的项目!”

“哦?厉害啊,XXX 单位很难打入啊,怎么拿下的?” 张大胖觉得非常意外。

“这个单位的一把手李总是刚来的,新官上任三把火,要把现有项目做改造,再加上一个移动端 App。但是没有软件预算。”

“没预算搞什么搞?”

“正好我有个同学,做系统集成的,他负责李总单位机房的所有服务器,路由器,现在硬件升级,说是可以把软件费用加到硬件中,于是就这么搞定了。”

“唉,我们搞软件的,就这么悲催,这么没地位啊!” 张大胖哀叹。

“你准备一下,明天上午9点去客户那里开需求分析会,人家一把手李总会亲自参加。”

张大胖不敢怠慢,赶紧恶补这个单位所在的行业的知识,希望不要露怯,给公司丢脸。

1

第二天,张大胖带着两个得力下属小刘和小王提前20分钟来到客户单位。

9点到了,通知说李总有事儿,会议可能会晚一些。

这一等就等到了10点半,会议终于开始,二三十人的会议室中坐满了人,意气风发的李总坐在中间侃侃而谈,把这个项目的意义反复强调。

李总的思维跳跃很大,一会儿讲流程,一会儿讲组织,一会儿讲实际操作。一边说还一边展示手机上的其他 App,告诉大家操作模式。

张大胖一边听一边嘀咕:这么细的内容,不应该老总来负责啊。他环顾四周,李总的手下要么是在看手机,要么是茫然四顾,有的还对张大胖投来了同情的目光。

李总的口头禅就是:“这非常简单,听懂了吗?”

每隔几分钟就要问一次, 张大胖只能忙不迭地点头,同时悄悄地把手机上的录音机打开,回去后听听录音,看看自己智商到底有没有问题。

张大胖每次试图打断,总是很快被李总带着走上了他的节奏。

健谈的李总一口气讲了两个小时,到了中午12点半才算告一段落:“这个系统挺简单的,下月初能不能先上一个版本?”

张大胖吓得要从椅子上跳起来:“李总,离下月初只剩两周了,咱们的系统的业务逻辑也不简单,我们得分析评估一下。”

李总说:“你们别想蒙我,我也懂开发的,数据都在数据库中,一选不就出来了?!”

张大胖:“可是…..”

李总严厉地说:“可是什么!到底想不想干了,不想干我把项目给别人,外边排大队呢!”

张大胖赶紧陪笑脸:“我们消化下李总的指导思想和需求,争取早点儿拿个需求分析出来。李总您很忙,需求这一块儿能不能给我们找个接口人啊。”

李总:“今天周二,给你们一天半时间,周四把需求文档发给我。接口人嘛, 找信息科的小赵。”

2

顾不上吃中午饭,张大胖赶紧给 CTO 打电话:“钱总啊,这个项目是个巨坑啊,不能做啊!”

钱总:“什么坑不坑的!好不容易抢到的项目,还不好好干?”

也许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对,CTO 赶紧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公司的现状你也知道,再不做项目,大家就要喝西北风了!”

张大胖无语,默默挂了电话,和小刘小王赶紧扒拉几口饭,到信息科等小赵上班。

小赵倒是非常热情,他给三人展示了原有项目的情况,说这是一个三年前开发的 PHP 项目, 是个烂摊子,根本没用起来,你们要是想升级,还得读懂现有的代码,还不如重写。

张大胖心想公司根本没有人会 PHP,不重写怎么办?。

幸运的是看到了上个版本的界面,上午李总说的那些云里雾里的话终于落到了实处,有点眉目了。

张大胖如获至宝,拍了很多照片,记录下这些界面和操作流程,对小赵千恩万谢,赶紧回去整理需求。

小刘说:“张哥,这需求还不清楚啊,怎么写文档。”

张大胖说:“唉,周四就得交,顾不了那么多了,就以原有系统的这些界面为准,我们着重设计一下移动端。这样,咱们三个分下工, 我写总体方案,你和小王把那些流程给理顺了…… ”

三人熬夜加班,疯狂画图码字,终于在周四早晨攒出了一份所谓的需求分析文档,发了出去。

然后就石沉大海,再也没有消息了。

3

过了一周,张大胖他们被突然通知去和李总开会, 会议一开始,李总劈头盖脸就问:“下月初能不能上一个版本?”

张大胖小心地说:“我上周四给您发了一个需求分析文档……”

李总马上打断:“需求这么简单,我还用看吗?上次我不是说得很清楚吗,应该这样……”

李总又慷慨激昂地说了一个小时,中间依然在不停地问:听懂了吗!

张大胖欲哭无泪:“李总,我们开发得按照需求文档来,需求定不下来,我们没法开始啊。”

李总的声音马上提高了八度:“怎么定不下来?!嗯?!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们公司的能力了!”

张大胖赶紧拍马屁:“李总的讲话是高屋建瓴,只是有很多细节需要敲定。”

李总说:“会后你去找 XX 科的老张,XXX 科的老方,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个系统已经存在了,你们只要稍微改改,再弄个 App 就行。下月初上线啊!能不能干?不能干我找别人啊。”

李总说完就起身,扬长而去。

张大胖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赶紧带着打印的需求分析文档去找老张和老方。

老张随便翻了一下:写得还挺详细,你这流程图用什么画的,还挺漂亮,不过这需求我可确定不了,得找李总啊。

老方说:这些业务逻辑,涉及到人员的绩效, 都是李总定的,你得找他确认啊……

4

怎么办?

张大胖找到了公司的钱总,钱总给拉来项目的朋友打电话求救。

朋友说:李总就是这个风格,他的手下也不敢担责任, 不用担心,我晚上和他喝酒聊一聊,先按照你们的理解进行开发,不过得快点儿,争取下月中旬出一个基本能跑的版本吧。

张大胖很无奈,只好带着那几个弟兄,按照自己的理解,没日没夜地开发,996是别想了,熬个通宵才是家常便饭。

三周以后,一个勉强能用的版本上线了。

在向李总的汇报会议上,李总大发雷霆:“这就是你们做的项目!我第一次会议提的那个审批需求怎么没实现?还有这个规则不是这样的…… 你们这样下去还想拿到尾款吗!”

张大胖赶紧说:“好的好的,我们的疏漏,回去马上加上。”

这种汇报会议开了很多次,每次李总都要提出几条新需求。

张大胖疲惫不堪,每次撑不下去的时候,CTO 的那个同学都会说:再坚持一下,就要拿到尾款了。

半年过去了,在 CTO 同学的运作下,这个看起来要烂尾的项目居然奇迹地通过了验收。

当然,能不能用起来就不知道了……

后来 CTO 说李总凭借这个项目还获得了集团的一个什么奖,真是皆大欢喜。

除了张大胖和他的开发兄弟们。

张大胖已经完全麻木了,直到有一天,CTO 又找到他:张大胖,李总又来找我们做项目的升级了……

CTO 后面说了什么,张大胖完全不知道,因为他脑子里一直在想:是时候更新一下自己的简历了……

* 声明: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